恋爱乙方:第六话 好看

 但他并非就乐此不疲,他的精神世界仍然在寻求突破,田园对他来说,好比一个茧壳儿,他寻求突破的一点,是到“春天”的原野去“旋舞”。

  

  他另一首诗写道:有一位高士,“三旬九遇食,十年著一冠。辛勤无此比,常有好容颜。我欲观其人,晨去越河关……愿留就君住,从今至岁寒”。他认为这位了不得的高士,三个月吃九餐饭,一顶帽子戴十年,还精神挺好,是值得交往的朋友,他愿意跋山涉水去拜会。在他的田园诗里,这算是直抒胸臆的两首,直接反映了他的真实心境,并非恬淡、轻松、惬意,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山水之间也”,而这个“山水”,究系何处?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