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爱乙方:第五话 他在笑吗

 清晨,田父来叩门,手里提着酒和酒具,邀陶公喝酒。田父说,你陶公高雅之人,不该隐居这样简陋的窝棚,不如回到现实,和我们打成一片,一醉方休。陶渊明答曰:很感谢父老的关怀,我们畅饮几杯无妨,不过我的性情很难随俗,我可以放松马辔缓行,但调头回到老路上去,非我所愿。他对做官,已经心如死灰,他追求的是精神寄托,厌恶封建官场的桎梏,

  好不容易寻求到突破,所以说“吾驾不可回”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