伦敦之夜:第十话 点

诗境不完全是诗人的心境,这是无疑的,甚至有些描写刻意铺陈,只供游目,而不可骋怀。一旦回到现实,贴着地面行走,就发现行路之艰难险阻,难以伸其大志。陶潜的心境,恐怕正与诗境的闲适、飘逸相左,只能说,他想的,追求的,正是他难以达到的境界,与其说是向往,莫如说是逃避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