伦敦之夜:第五话 我改主意了

陶潜在《与子俨等疏》有一番表述,甚为真切:“吾年过五十,少而穷苦,每以家弊,东西游走。性刚才拙,与物多忤。自量为己,必贻俗患。黾勉辞世,使汝等幼而饥寒。余尝感孺仲贤妻之言,败絮自拥,何惭儿子……”坦言自己“性刚才拙,与物多忤”,“每以家弊,东游西走”,几无田舍的安逸与快乐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