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着孩子呼唤爱:第五话 需要帮忙吗

 “大漫画”概念的再次提出,在讽刺漫画衰落多年的今天,也是用心良苦,或者说是被逼无奈,甚至有“曲线救国”的味道,先保住“漫画”再说。但漫画的“大”也要有个边界,将漫画的界限无限地放宽,使漫画过度歌颂化、宣传画化、招贴画化和插画化,将改变漫画的性质,丢掉漫画讽刺的灵魂。更致命的是,会给年轻的漫画作者带来示范效应,认为漫画就是这样构思直白、“甜滋滋”的温吞水。到头来不仅不能“曲线救漫画”,反而会使漫画沦丧。1999年,丁聪先生创作了一幅《刺猬如果没有刺就可爱了》的漫画,这幅二十多年前的漫画,可以从反面提问我们:刺猬没有刺了还叫刺猬吗?拔了刺的刺猬还能生存吗?没有刺的漫画还是漫画吗?这是我们现在应该好好思考的。“大漫画”的根本是漫画,漫画的根本是“讽刺与幽默”,漫画的魅力就在于它有刺。守住这个底线,不要让“大漫画”“可爱”了漫画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