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慕

image.png

向慕漫画简介: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我小时候喜欢的那个少年,竟然会在长大之后,再次相见。可是,当我看到他的时候,我的心脏却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...

谢存是韩呈身边的一条狗。 韩呈让他咬谁,他就毫不犹豫扑上去,将对方撕碎。 他二十三岁,有双黑得阴郁的眼睛,除了狗一般的凶狠,还有对韩呈坚固的忠诚。 五年前,韩氏财团掌门韩越冬与其妻徐宛荷遭汽车爆炸罹难,韩呈从独立国堪支中断研究生学业,连夜赶回联盟州处理家务。从那一刻到现在,谢存已经跟在韩呈身边五年。 联盟州首府,M市,下午。 富丽堂皇的会议厅里,正在进行一场联盟州头部商业人士的小范围会谈。 穿一身式样普通的黑西服,沉默站在韩呈身后的高个子青年就是谢存。天花板的水晶吊灯投射明亮光线,映照出韩呈有如雕塑的英俊五官。 有个如此光彩夺目的主人,谢存的存在显得愈发卑微暗淡。整个人纹丝不动,仿佛拢在一团模糊暗影之中。 早在之前,迟清行就不止一次听别人议论,韩呈有个很信任的下属,走到哪都带着,跟韩呈的关系很不一般。他知道那个人是谢存,韩家一个女佣捡回的弃婴,后来被韩越东夫妻收留,待在韩家长大。 他觉得谢存真是有手段,韩越东没死的时候,能让韩越东把他送进联盟中学读书,韩越东夫妻遇害后,他索性连书都不读了,一转头攀上韩呈,很快就成为韩呈心腹。 迟清行每每想到这里,胃部就掠过一丝细微的恶心,以至于他虽与谢存打过多次照面,却都冷冷掠过目光,把谢存当做背景板无视。 直到这一次。 会谈即将结束,布鲁斯突然与韩呈发生争执,布鲁斯被韩呈始终如一的微笑激怒,伸手从口袋里拔出了枪。 拇指刚握住枪柄,另一把枪悄无声息抵住了布鲁斯太阳穴。 谢存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。 因为这份速度,迟清行不得不掀起眼帘,冷冷扫了谢存一眼。 “不要对布鲁斯先生无礼,”韩呈歉意一笑,“存存,回来。” 韩呈喊他的口吻,透着一股子形容不出的暧昧。迟清行心中再次涌起厌烦,周身毛孔都感到不适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