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队长:第6话 我要去自首

“可以,但不要触碰其他东西。”阿德莉娜在酒店的另外一个房间又住了两天,配合警方调查丈夫的死因,最后得到的结论是:患有心脏病的卡斯伯特是被枪声吓死的。他谋划杀妻,从得州一路带着毒蜘蛛过来,把它藏在帽子里的隐秘隔层中。在精神紧张的状态下,一声枪响引起卡斯伯特的心室震颤,导致他本就脆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可是房间里没有枪,没有子弹,响声从何而来,是个未解之谜。阿德莉娜把丈夫的尸体运回家乡,埋葬了。大家都很同情她,可没人知道她的秘密。和卡斯伯特异曲同工,阿德莉娜也使用了一个微型磁带录音机。她在野外散步时,录下吓鸟的气枪声,接下来去参赛前,她设定好时间,让磁带在酒店的浴室里运行,又悄悄拿走了丈夫心脏病救急的药物。目的达成后,她假装去浴室取药,不动声色地取走了录音机。站在丈夫的墓碑前,阿德莉娜微笑着想:卡斯伯特,难得这一次我们如此有默契,不过,我赢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