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队长:第2话 非常的感谢你

阿德莉娜和卡斯伯特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,问题在卡斯伯特身上。夫妻俩常处于冷战状态,婚姻已是名存实亡。还好他们各有爱好,阿德莉娜爱读推理小说,而卡斯伯特总是躲在储藏室,摆弄他那些五花八门的机械装置。阿德莉娜每年都会关注阿加莎奖,这是由美国国家悬疑作品协会举办的年度活动,帽子比赛是活动的高潮,参赛者要制作出一顶具有悬疑主题的帽子,制作这样的帽子,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,比如曾有人制作过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之帽,帽边的缎带上印有书中描写的犯罪场面,当参赛者抬起头时,一列小火车便会启动,绕着帽檐行驶,很是精巧。阿德莉娜已经连续七年参赛,可从未获奖。卡斯伯特对妻子说:“长着这样一张脸,戴着再美的帽子,你都赢不了。”阿德莉娜立马反击:“说这话之前,你能先照镜子看看自己吗?”卡斯伯特又说:“要我说,你做帽子的关键不在好看,而在创意,你要做一个别人都想不到的玩意,肯定能赢。”阿德莉娜“哼”了一声:“你懂什么创意?你连个孩子都创造不出来。”话虽这么说,阿德莉娜却认真考虑了起来,这是婚后第一次,她觉得丈夫的话颇有道理。第二天,阿德莉娜问卡斯伯特:“你昨天说的创意……你真的认为我能赢吗?”卡斯伯特说:“当然,假如让我帮你搞,你肯定能赢,别忘了,我们得州人点子最多。”卡斯伯特如此热心地参与妻子的事,也是一反常态,他和阿德莉娜热烈地讨论该选哪部悬疑作品,最后他们选定作家多萝西·塞耶斯的《丧钟九鸣》,这部小说里有座圣玛丽教堂,钟敲九下便宣告一个人死亡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