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诅咒的爱:第2话 绝对特别讨厌我

张麻子是镇上的泥瓦匠,他长相不讨喜,年过三十了,还是光棍一条。这年夏天,连着下了好几日暴雨,小镇上不少人家的屋子漏了雨,他们就都请张麻子去帮忙砌砖加瓦。等天黑透了,张麻子才回到家,正打算休息,又有人找上门来。来人是陈道士,前几个月才云游到镇上,在小镇西边一间废弃的道观里落了脚。陈道士说:“张老弟,我那道观的屋顶坏了几片瓦,你能不能过去帮帮忙?”张麻子为难道:“这黑灯瞎火的,外面还下着暴雨,不如等明日再说?”陈道士却说:“老弟,你看这暴雨下个不停,你忍心让我淋一夜的雨?你放心,我自有办法护你周全,你只管跟我去就是了。”张麻子架不住陈道士的软磨硬泡,只能跟着去了破道观。等到了道观一看,积水已漫过脚背,里头大雨如注,哪里还能点得上油灯?张麻子抱怨道:“你这儿黑漆漆的一片,看都看不见,咋个帮你补屋顶嘛!”说罢,他就要离开。“不慌!”陈道士拦住了张麻子。他端出一碗水来,又将一张道符烧成灰撒进去,让张麻子把这碗水喝了。张麻子也没在意,接过碗一饮而尽。怪了,很快,他的眼睛像是点上了蜡烛,看哪儿都是光亮的。更神奇的是,他发现自己身上像是披了一件看不见的蓑衣,倾盆大雨愣是淋不到他的身。只听陈道士说道:“老弟,我这法术只能维持一小会儿,还请你抓紧了。”张麻子也不啰唆,甩开膀子就开干。他手脚麻利,没多久就把破破烂烂的屋顶修缮得齐齐整整的,哪怕暴雨不停,也漏不进屋内一滴雨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