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犯上:第七话 欺负

其他几人也是啧啧赞叹,有人说:“怪哉,洪琥,这乞丐怎么跟你长得这么像,莫非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?”那个叫洪琥的年轻人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,对李甲说:“兄弟,我们长得如此相像,也算是有缘了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李甲说了自己的名字。洪琥说:“李兄,走走走,我请你喝酒去。”说着,他不顾李甲的推辞,硬是将李甲带到旁边的酒楼去。门口伙计正要劝阻,一锭银子已经落在他手中,洪琥吩咐他带李甲去洗个澡,随后又让一个灰衣老汉从包裹里拿出一套干净衣服送给李甲。等到菜上齐后,李甲也回来了。众人一看,又忍不住惊叹起来,原来他满脸污垢时,与洪琥只有八分相似,这会儿洗干净了,又穿了洪琥的衣服,简直是十分相似了。洪琥上下打量着他,笑着鼓掌叫好,随后拉着他的手坐下来。李甲虽然有些惶恐,但见有好酒好肉,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。二人一聊起来,才知洪琥是离此不远的梁州人,家里三代从商,富可敌国。而洪琥听了李甲的身世后,很是感慨,说他们同样相貌,境遇却天差地别。酒过三巡,洪琥叫来伙计结账。李甲一听,乖乖,这一顿饭就花了十几两银子,他要一辈子饭也要不回来呀。看着满桌还没怎么动的饭菜,想到还在家挨饿的老娘,他舔着脸说想将这些吃带回家中。洪琥含笑点头,吩咐伙计照办,之后,又从怀里掏出了几锭银子赠给他。等到一行人远去,李甲使劲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感到一阵钻心的痛,才明白这不是梦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