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象:第十七话 恶心

因为这一茬,老爷子没有再说,他和母亲的其余渊源。

只是又往秦暮晚的碗里添菜,“丫头,你再多吃点,你太瘦了,跟个纸片人似的,回头万一有娃娃了,生产的时候,是会受罪的,那可是很痛苦的。”

轰然一下,秦暮晚的脸就跟着了火一样,火烧火燎的。

“咳咳咳——”

她连连咳嗽了几声,有些窘迫,“爷爷,我还在上学!!!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她的眼角余光不自觉地瞥了眼身旁的墨景修。

见他神色如常,秦暮晚的心里才松了一口气。

不过,倒是多了几分好奇。

他是如何,才能做到这般淡定。

“唉!”

老爷子叹息了一声,“是啊,怎么就还在上学呢?不然乖乖,你先辍学,给爷爷生个曾孙玩玩,再重新去学校好了?反正也就一年的时间,学校那边景修可以帮你解决。”

“哪有这样的?”秦暮晚有些哭笑不得,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。

老爷子年纪大了,想抱个曾孙也无可厚非,只是……

见状,墨景修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,“爷爷跟你开玩笑的,别往心里去。”

“嗯。”秦暮晚微微颔首,低头继续吃饭。

老爷子也不想逼秦暮晚,,只是一想到自己的曾孙,就忍不住又叹了口气。

这想要抱曾孙,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……

想着,他不禁有些郁闷,只好埋头吃饭。

秦暮晚耳根的温度一直没有退下去,根本就不敢去看墨景修的眼睛,有些难为情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