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的胸膛:第七话 其实

我喉咙紧着,硬着头皮道,“区别很大,我不知道你是什么,可你要说像……你像,你像……”

她眯着眼睛,脸不由的贴近我,一副要亲上来的样儿,“嗯?”

“像……”

我心一横,闭上眼大声道,“我三姑!你像我三姑!!”

其实我想说你像变魔术的,或是像妖怪,可不知怎么就扯到三姑那了。

直觉告诉我说像三姑会安全点。

说别的容易摊事儿!

“什么?”

她发了记笑音,“我像你三姑?我怎么会像她?”

“就是像。”

听声是没生气,我乍着胆儿睁开眼,见她脸远了才稍微顺出口气,“我看过我三姑年轻时的照片,就是尖尖的下巴丹凤眼,鼻梁细细的,鼻尖很小巧,我妈说她是美人的长相,你很像她,你也是美人,很、很漂亮。”

实话。

她拉长变成大人那个过程很惊悚,可她走近了,长相真的很美。

媚中含威,柔而有严。

脾气也跟我三姑有一丝丝像,不太好相处的样子。

她笑了,微微捂嘴,“那你说说,你三姑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“大好人的!”

这不问我手里了嘛!

“我三姑她特别优秀,在大城市考了会计证书,还自学了佛法,她对我说,如果我有危难的时候就大喊她的名字,她会来救我,我本来不信的,但是她真来了……”

我越说越激动,“她念经的声音从好远好远的地方传了过来,特别动听,我还看到了一道金光,可是,可是……”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