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头人:第十话 和那时候一样

悬挂的心终于可以放下,童夕此刻安然无恙站在他面前,像做梦一样不敢置信。无法压抑的激动,傅睿君忍不住珉唇浅笑,呼吸都变得急促。

看着童夕紧张闭眼躲避他的模样,白皙的俏脸透着绯红,长长的睫毛像羽翼般微微闪动,美得像罂粟花那么诱人。

良久都感觉没有动静,童夕缓缓睁开眼帘,惊骇地抬眸,瞄向傅睿君,他刚刚凝重阴沉的脸色已经消去,换上的是一贯邪魅轻挑的态度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童夕紧张的问。

傅睿君挑衅的哼出鼻音,冷冷道:“出去鬼混到三更半夜才回家的女人,你说我想要干什么?”

童夕委屈的看着他,紧张解释:“我,我不是去鬼混的,我被艾米捉去,然后被人救了,艾米她可能是凶手,她迷昏我,然后……”

“哦?”傅睿君怀疑地发出一个音,轻挑的目光往下看,定格在她丰盈前,盯着那单薄的卡通睡衣上,“既然被凶手捉去,你前面那两肉包怎么没有被割下来?”

童夕被气得内脏出血,深呼吸一口气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你走开,别挡着我了,我跟你说什么你都不会信我,我明天会跟警察说。”

傅睿君迷离的眼眸定格在她的脸蛋上,嘴角勾出丝丝冷笑。

童夕见他还没有走开,便想从没有手挡住的地方挪出去,可傅睿君反应更快,伸出另一只手同时压在墙壁上。

双手壁咚,把童夕紧紧困在墙壁里面,童夕微微一顿,攥紧手中的毛巾,仰头怒视他,“你到底想怎……”

样……字还没有说出口,男人的脸突然压来,猝不及防的狠狠噙住她的唇。

“嗯?”童夕的眼睛瞪得很大,是惊恐和惊吓,心脏那一瞬间爆炸,脑海一片空白,只知道傅睿君吻上了她,无法形容的……甜……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