坠落:第五话 证据

司晶晶毫不犹豫,“唐蓉,我不会输的,我还有我妈,我还有司家。”

唐蓉回头看了一眼司太太,“你就必须致我于死地?”

司晶晶最后看了一眼唐蓉,懒得再跟她废话,推开话筒开关,“想必在坐的各位都应该认识我是谁。”

话筒一开,司晶晶头顶的聚光灯瞬间照亮。

唐蓉抓住司晶晶,“你不能说,你不能说,求你不要说...”

司晶晶更加兴奋,手里握着话筒,语调奸细拔高,“你们眼前这个女人是汤蓉,是三年前嫁给娄月的汤蓉。”

下面记者一窝蜂的抬高手里的话筒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司小姐,你能把话说清楚么?你不是疯子么?你说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?”

司晶晶狠狠推开唐蓉,指着唐蓉厉声说道,“她,是几十年前唐盛的女儿,唐蓉,我们司家和娄家为了得到唐盛手里的专利,火烧唐家,当年她只有六岁,被送去绿丝带孤儿院,二十岁那年,被我们下药嫁给娄月,孩子是她生的,豆豆是我摔死的,这一切都是我做的,我身体里的肾也是她的,你们看,”

司晶晶癫狂的撩起自己的衣裳,露出那可怕的刀疤,“这一切都足以证明她就是汤蓉,她是回来报仇的,娄家倒台,我孩子的死,都是这女人害的,你们都听清楚了么。”

唐蓉挫败的看着司晶晶,对下面的记者大声说道,“她是个疯子,她说的话不可信的。”

司晶晶猛的跑回去将躲在阴影里的司太太抓了过来,“这是我妈,我是疯子我说的话你们不信,那我妈说的话你们总归信了吧,妈,你告诉她们,这些都是你做的,你说啊。”

司太太慌乱的抱住司晶晶,“晶晶,你疯了,别胡闹。”

司晶晶发了疯一般的挣开司太太,踢倒了话筒,拿出一本日记,“这上面全是我妈和娄家人对唐家做的事,每一笔,每一页清清楚楚的记载着,你们自己看,我到底是不是个疯子。”

司晶晶伸出手将日记本扔了出去,像雪花一样一片一片的撒下人间。

下面的人疯了一样扑上去。

看着这样的人群,司晶晶哈哈大笑觉得得逞了。

唐蓉站在一旁,抱着手臂,她知道,下面这些人心里十分清楚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