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的胸膛:第三话 打雷

从前有两只小蠕虫。第一只懒惰而生活得随意,总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,很晚才起来。

另一只完全不一样,总是早早地起床,去忙生计。

早起的鸟捉住了早起的虫;一个手拿电筒的渔夫,把大睡的虫捉去做了鱼饵。

早起还是贪睡,结局都是死亡,这是一定的,无疑谁都赢不了。你能赢的,是无憾人生的过程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