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头人:第五话 我不会报警的

他怀中的小傻子,是去年被秦老夫人捡回来的,中毒毁容,失去记忆,连声音都被毒哑了,心智如孩童一般。

可秦老太太信奉的大师说,这傻子与秦妄言八字相合,娶她为妻,能为秦妄言冲喜。

秦妄言当时病入膏肓,昏迷在床近三个月,老太太当机立断拍板决定,为两人举行婚礼。

婚礼那一夜,秦妄言还真醒了。

他垂下极长漆黑的睫羽,漫不经心的视线,落在怀中的人,高隆的腹部上。

妇产科医生说,里头是双胎,还有一个多月,就到预产期了。

坐在他腿上的小傻子,正低着头,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“秦念晚。”

这是秦妄言给她取的名字,但平时,这男人总会用恶劣的语气叫她“小傻子”。

“妄言,我写好了。”

秦念晚把钢笔放下。

失去记忆后,她就不识字了,唯一会写的名字,还是秦妄言教她的。

男人收起秦念晚签下的离婚协议书。

他打了内线电话,让管家进来。

“秦朝,送她走。”

秦念晚茫然的睁大双瞳。

男人的大手,在她的发顶上轻轻揉了揉,像哄小狗一样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